雅安唯爱在中

【狗崽】U

沉迷男色中的安利:

配对:狗崽 大天狗/妖狐 斜线有意义
分级:清水小甜饼
警告:这是一篇没有ooc就发展不下去的文,慎点呀!!!!!!
我已经看开了这个没有崽崽的世界,来自一个连碎片都打不到的非洲人。
还有一小段酒茨!

00.
“大天狗大人,这个法阵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有效,但是你妖力的消耗确实只多不少。”

长生不死的占卜师眼中没有任何光芒,大天狗总是会想,若是没有那只狐狸,也许自己也会变成如此模样。

“无妨,汝做便可。”

01.
妖狐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安安分分地被放在房间里。还被刻意将双手搭在胸前,标准的普渡众生的姿势。

他有些艰难的起身,揉了揉脑袋,开始回想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还记得寮里新来的那只会掉毛的ssr,他也记得自己和人家单挑被秒,他最后的印象是自己没气过跑去了桃花林。

'之后是怎么回来的呢…'妖狐起身套上了衣服,离开房间时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02.
“所以,小生是被巫术所击中才会昏迷过去的吗?”妖狐用折扇抵着下巴,望着面前的桃花妖露出一副颇为苦恼的表情,悄悄凑上前去,“既然这样的话,桃花妹妹不如帮小生瞧瞧,究竟是伤在哪里了?”

笑嘻嘻地摸着脑袋上被扔到的花瓣,妖狐愉悦欣赏着桃花妖气急而泛红的双颊。

'又是美好的一天啊。'心底里刚生出这般的想法,妖狐一扭头便看见大天狗从晴明的房间中走出。

'糟糕,前两天又只突突了两下…'眼见着大天狗一步步地朝他走来,妖狐赶紧起身离开,心底是怕成为狗粮的慌张。

只可惜他刚刚转过身去,还没等迈开腿,他的尾巴便不听使唤地抬了起来,在他和大天狗有些惊讶的目光中,轻轻柔柔地缠上了那只大妖的手腕。

嗯,还小心翼翼的。

03.
妖狐抱着自己蓬松柔软的大尾巴,终于开始反省自己近日以来的行为。

自从上次在庭院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妖狐的尾巴与大天狗的手腕有了亲密接触以后,妖狐感觉自己的尾巴就不太受自己的控制了。

怎么说呢,就是平时这尾巴都很听话,让往东绝不往西,就只是在看见大天狗的时候会不受控制。

妖狐也去试过其他的小姐姐,可似乎能让他的尾巴变得生动起来的就只有大天狗一般,哪个小姐姐都不管用。

妖狐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尖尖,叹了口气:自己的尾巴好像对自己不喜欢的妖一见钟情了,好蓝受。

04.
妖狐被派去和大天狗打觉醒,一路上妖狐无精打采,哈欠连连。

但妖狐的尾巴非常兴奋,每一根毛都炸开到一个猥琐的弧度,以为很隐蔽地靠近大天狗,想要被摸一下。

就在妖狐的尾巴马上就能得逞的时候,浩浩荡荡的队伍后面突然冲出来了一队打劫的。

秉承着小姐姐们最高的妖狐一跨步,挡在了众多女性式神们的面前。只不过对面的目标似乎很明确,只有一个:大天狗。

05.
妖狐在房间对着自己的尾巴面色不善:

“你冲这么前干什么!你以为他ssr那个多出来的s是白给的吗???人家一个洗衣机卷过去小生就不信还能有幸存的,你显摆什么啊!!?”

他看着自己被首无的火烫伤的尾巴,悲伤地不能自已。妖狐的大尾巴整个蔫在了他的面前,只有尾巴尖尖还试图反驳一下。

“你看他领情吗?把对面扫完就走
飞不带走一片云彩,他给你关怀了吗!”

像是被戳到了痛处,现在连尾巴尖尖都不动了。

06.
大天狗抱着莹草给的药,在妖狐房间前驻足了很久,听他数落自己的尾巴。

他特意等妖狐把最后那口气叹完,再拉开房门,然后不出意料地看见狐狸震惊的眼神,和他重新活跃起来的尾巴。

大天狗把药放在妖狐旁边,紧紧地盯着妖狐的尾巴,一言不发。

妖狐看着大天狗把药放在自己的身边,沉默不语。

妖狐的尾巴感受到来自明恋的妖灼热的视线,感觉紧张。

“吾可以自己解决的。”大天狗开口,冷到掉冰渣子的话刺激着妖狐的尾巴。

'果然是和雪女曾经工作过的同事呢'妖狐看着自己被打击到的尾巴,争分夺秒地想。

谁知大天狗抖了抖翅膀,话锋一转:“但是吾很感谢你。”语毕还伸手,摸了摸妖狐尾巴完好的那部分。

尾巴尖尖不看示弱,毫不犹豫的勾回去蹭了蹭大天狗。

这旁若无人的热烈气氛让妖狐目瞪口呆:你们当小生不存在吗…

07.
从那以后妖狐感觉自己的尾巴好像开始和大天狗谈恋爱了。这两个种族不同,阶级不同,性别也不同的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在了一起。

而且妖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突然觉得其实大天狗长得也挺符合自己的审美。

你看他在阳光下微微金色的发丝,你看他蔚蓝的眼睛中那抹温柔,你看他吹笛子时的身姿,你看他认真战斗的样子……

呸呸呸,刚才都是小生的尾巴在说话!!

08.
“大天狗有个宝贝的画轴。”不小心撞进大天狗房间的鸦天狗说。

“画中的美人有着柔顺的白发。”众式神惊讶的望向青行灯。

“不不不,没有那么长啦。”众式神点点头,把目光投向雪女。

“好像不是这气质啊…”众式神难以置信,含泪望向山兔小姐。

鸦天狗怒,“不许这么想我老大!”

众式神怒,“那到底长什么样子!!”

09.
经过一番推论,大家终于想起。

“不就是妖狐吗!”

妖狐在被推进大天狗房间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幸运的是大天狗一大早就被拉去打御魂了,所以场面还没有那么尴尬。

妖狐翻箱倒柜,好不容易在大天狗枕边的抽屉里找到了传说中神奇的画卷。他嘟嘟囔囔地一点点打开,心想着不就是一张破纸吗。

'咚…'画卷掉在地上的声音传出来了。

-5.
妖狐第一次遇见大天狗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时他还在另一位阴阳师的寮里,忐忑地当一个不稳定的输出。

桃花开得正好,妖狐在桃花树下摇着折扇,听着不远处桃花妖与樱花妖窃语传来的嘀咕声。

他一抬头,无意中发现正在桃花树上小憩的大天狗,坏点子从心而起。妖狐退到远处,用妖术运风,托住一只小虫子,轻轻地放到大妖的脸上。

在欣赏到大天狗一皱眉,果不其然打了个喷嚏的模样后,妖狐咧嘴一笑,跑!

-4.
后来大天狗不知为何被归至那位阴阳师的麾下,后来妖狐和大天狗不知不觉间变得愈发熟络,再后来妖狐终于被告知要被当作狗粮喂给大天狗了。

妖狐抱着酒坛匆匆忙忙地去找了与自己同时入寮的茨木童子,两妖喝起酒后却反而没了声音。

“茨木大人,如果你要被喂给喜欢的人了会如何?”妖狐给自己的酒盏中满上酒,却迟迟没再举至嘴边。

“吾不屑于人类的那些情感,但要是能让强大的吾友吃了吾,那就是吾最想要的结局!”

看着一说起酒吞童子就莫名兴奋的茨木,妖狐默默地叹了口气,'ssr真好,小生下辈子也要做一只ssr'

茨木终于注意到了妖狐的反常,他停下倒酒的动作:“妖狐,汝想怎样与吾无关,但吾劝你想做什么就应趁早去做。”

妖狐猛地喝下手中那碗酒,告别了明显马上就要开始夸奖酒吞'冷静得可怕'的茨木,奔回寮里。

-3.
妖狐攥紧了手中的画卷,刚抬起手来,面前的门却被拉开了。

“找吾何事?”

-2.
“小生要离开了。”妖狐坐在石凳上,向着大天狗认真地开口。

大天狗皱了眉,却没说话。

“这段时间里也承蒙大人照顾了,小生今日不过是来告别的。”妖狐自顾自地说着,“反正都要走了,那小生也坦白了。”

大天狗点头,还是不说话,眼底里有着星星点点的期待。

“其实那日在桃花林,往大人脸上放小虫子的是小生,不是鸦天狗。”

大天狗的脸瞬间黑了,“你临走前就想和吾说这个?”

妖狐见此却突然笑了出来,他把身后背的画卷塞到大天狗怀里,“等明天早上再看。”

-1.
妖狐看着大天狗回房间的背影,轻轻地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啊,大天狗大人。”


10.
大天狗在打完御魂回寮里的路上,碰到了妖狐。对方二话不说揪着他的领子就跑。

大天狗觉得有点累,毕竟他平时能飞的绝不用跑的。

但是等他被领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他有点说不出话来,因为以前妖狐送给自己的那卷画正明明白白地摊在榻榻米上。

11.
“你怎么知道小生就是之前的那只妖狐?”

大天狗有点紧张,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和妖狐解释这件事。余光瞥到了妖狐的那张画像,他有些不对题地问:“为什么给吾这幅画?”

妖狐撇撇嘴:“自然是怕大人忘记小生了。”

狐族的话半真半假,大天狗盯着妖狐金色的眼眸看,觉得自己又像之前那样,栽进去了。

大天狗沉迷于妖狐的美色中,脑子跟不上嘴巴,“吾想上你。”

12.
妖狐尾巴上的法术是后来八百比丘尼主动提出来帮忙解除的。

“应该已经不需要了吧。”神秘的占卜师捂着嘴笑了,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妖狐猛地把手放在大天狗的胸上,“这次终于是小生先了。”

大天狗勾了勾嘴角,抓住妖狐的手就向下移,“汝还可以抢占另一处的先机。”

FIN


评论

热度(66)

  1. 雅安唯爱在中沉迷男色中的安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