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唯爱在中

发现一部叼炸天的动漫

wancy:

动漫的名字是少年女仆,小攻是崽崽的声优信长配的,小攻的秘书是狗砸的声优前野智昭!萌得我一脸血哎哎哎,毫不犹豫地无视了小受,各种脑补小攻和秘书君╭( ・ㅂ・)و ̑̑




另外吐槽一句,信长真的好撩好受(‾◡◝),剧组这是不得不找了个妹砸配小受么,也是蛮拼的(╯▽╰)


原谅无节操的我已经脑补成崽崽和狗砸一起收养了个女儿当女仆了哈哈哈






需要需要需要

吱吱cyzey:

妖狐:大天狗大人需要客房服务吗?

【狗崽】今天妖狐审美正常了吗

城南妙风:

cp狗崽




一句话简介就是崽被撞了一下,审美不太正常,看见面具版狗子一见钟情并光速结婚的故事(...








ooc ooc ooc


——————————————————


01


对于这个寮来说,抽出sr都是一种福气。


如果这个sr别抓着我的手就更好了,晴明想。


“果然命运是无法抗拒的,能被这样的阴阳师驱使也是一种荣幸…”


 


晴明娇羞一笑,反手一个言灵·缚把妖狐定住,揪着耳朵就往地上一砸。


“狐崽子给我冷静点。”


 


02


“好了好了各部门注意——”


“惠比寿你带着椒图桃花座敷山兔去打个斗技。”


“莹草姑获鸟你们去打劫一下大蛇,麒麟也行。”


“快快快动起来!妖狐快醒了!”


 


03


晴明坐一旁,开了个言灵·守,等着妖狐走出来。


半晌妖狐出来,四处看了看,然后晃到了水池边。


 


04


“这位美人怎么称呼?一人坐这是在孤芳自赏吗?”


海坊主吓到当场觉醒。


晴明的盾啪的一下碎了。


 


糟糕,砸出病了。


 


05


“美人不必和我客气。”妖狐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朵花,别在海坊主头上。


“花美人美,真是极好。”


海坊主哆哆嗦嗦得想躲到椒图换下来的旧壳里去,抖抖抖把花抖下来了。


 


“哎,皮肤润滑,竟连花都别不上,真是浑然天成。”


 


晴明感觉把奶都派出去干活不是个好主意。


他血量快见底了。


 


06


恰好这时莹草和姑获鸟也回来了。


“辛苦了,大蛇给了啥?”


 


“你觉得没有座敷我们怎么打大蛇?”


 


有理。


 


07


“天气这么好,你们带着妖狐去打大蛇吧。”


“不要怕他才二星一级没觉醒,看见我的血了吗,他三秒内打掉的。”


“还没耗火。”


 


08


“这个寮里还有没有像池边那位一样美的人了?”


“哎呀呀还好小生带了面具,不然就没有打架的欲望了。”


“之前不是都传晴明长得不错嘛,怎么丑的那么天怒人怨。”


 


莹草:姑姑,冷静,把伞收回去。好歹他也是个sr,反魂能反100。


 


09


一路拖着妖狐来到了大蛇面前,虽然隔着面具,但是还是感到妖狐眼睛一亮。


 


“初次见面,吾名妖狐。”


“嘶嘶嘶?”


“这混沌的人世间居然还能养出这么美丽,强大,妖冶的生物,实属不易。你天生九头,那么小生便一个个的夸赞过来,对于你的赞美之语再多也不为过,你那危险诱人的金瞳,迷人的眼神从一开始便在小生心上狠狠射了一箭…”


 


大蛇一翻白眼,吐出了一堆爆伤针女。


还都是六星。


 


10


晴明:你们怎么做到的我们不是最多只能打御魂六吗?!


 


11


从此妖狐就被当成寮内扛把子供了起来。


 


12


靠着妖狐迷一样的殴打大蛇的技巧,寮内迅速就收集了很多没用的六星和几个有用的六星。


哦对,新来的那个业原火,三个boss看到他直接自杀,原因未知,一起陪打的莹草和姑获鸟以及海坊主表示不愿详谈。


 


为什么会有海坊主?


妖狐强行要求的,理由是身边没有美人没有打架动力。


并且他拒绝莹草的奶。


 


每次被打以后,跳到海坊主旁边,尾巴绕着他的尾巴,抛了个飞吻。


“海海,奶我!”


海坊主差点击中友军。


莹草忙着给不慎被精神攻击的姑获鸟补血。


 


13


海坊主:晴明大人,请帮我送到神龛吧,这日子没法过了。


晴明:这怎么行呢,好歹你也是我们寮的元老式神了。


海坊主:晴明大人…


晴明:而且你反魂也只反35啊,更何况你身上还有一大堆不错的御魂对吧,到时候我问问他们喜欢不喜欢剁椒鱼…


 


14


看,晴明上天了。


 


15


偶尔妖狐也会被晴明要求去打斗技,虽然他不喜欢。


因为对手都太辣眼睛。


还是我方好啊,他感叹,看了看站在身旁的巫蛊师和青蛙瓷器。


要是他们在对面小生还真下不了手。


 


16


晴明也没有闲着。


看着召唤阵中出现的身影,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难为他两个月前去百鬼夜行抱着大妖怪大腿终于拔下来一根腿毛,现在,终于!


 


“出来吧大狗,啊不对大天狗!”


 


17


刚出来的小奶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觉醒了,强行戴上了面具,然后被拉着去买新衣服。


晴明一高兴压根忘了妖狐还在寮内,感觉手里空空的时候才发觉大天狗已经被妖狐拽跑了。


 


晴明:我怎么就忘了他就好这口呢。


 


18


“新来的妖怪吗?看这个翅膀你也是天狗一族的?”妖狐好奇的戳了戳大天狗背后的黑羽。


蓝色皮肤,白发,帅气的面具,完美的颜色搭配。


小生这是,一见钟情并且初恋了啊。


 


19


◇~妖生第9989次初恋~花嫁wedding篇~◆


 


20


“其实小生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卑。”妖狐摘下了一直待在脸上的面具,“晴明也曾说要给小生换新的服饰,但是那服饰没有面具,小生也不想穿。”


“这位天狗妖怪会以貌取人吗?”


大天狗摇了摇头。


“以貌取人是肤浅的凡人的想法,吾等从不这么浅显。”


妖狐金瞳一转,满满都是算计。


“那等你六星了,我们就结婚。”


大天狗顿了顿,最后点了点头。


 


21


然后妖狐就带着大天狗打斗技,打麒麟,打阴界之门,打大蛇,打副本。


虽然以上除了副本以外对大天狗升六星没有一点帮助。


 


对大蛇也从日常表白九个头变成日常表白身边的大天狗。


大蛇白眼一翻,吐出十几个六星攻击针女。


 


晴明看着家里一排排的六星针女,不知悲喜。


道理我都懂,刷几个破势出来可以吗,上次给白狼带针女都把对面笑掉线了。


 


22


大天狗终于六星,达成寮里最速六星传说。


也该准备婚礼了。


 


晴明:请你把从黑晴明那里抢来的化妆品丢出去我不会用的,还有请不要再问巫蛊师借衣服当婚服了,请用正常的妖怪的方式结婚。


 


23


洞房花烛夜。


大天狗摘下了面具。


“我也该解除我的封印了。”


抬眼,看到了快要吓昏过去的妖狐。


“为什么脱下面具你这么…”


 


大晚上的,妖狐吓晕,大天狗懵逼,同时惊吓导致相安无事。


 


24


晴明:根据妖怪婚姻法,结婚以后必须过一百年才能离婚,更何况你结婚还不到一天。


 


25


妖狐最近有点颓废,哪也不想去,待在庭院里妖狐瘫。


晴明无奈,只能让大天狗去带狗粮。


妖狐瘫那儿,尾巴一摇一摇,开始想大天狗的六星历程。


 


虽然之前实力不行,大招的时候也要先起手一套广播体操然后大喊吾之奥义无人能敌!


但也会一起帮忙捡御魂金币,还能抱着达摩一路飞回来,等后来都不用我出手(表白)都能把大蛇卷死,那时候怎么说的?臣服吧弱小的残渣!


没事的时候也会用翅膀护着,说一些吾之羽刃就是为了护吾心中最重要的人之类的话,就是老挡着我看美人…


偷偷拿他扇子扇风他也没说什么,偶尔趴在他膝盖上睡着能感觉他很温柔的在顺毛,醒来以后还会摸着我耳朵指着庭院说看啊这是吾为你打下的江山。


 


咬了口红达摩,妖狐突然觉得一开始确实是被颜吸引,到了后来颜也变得无关紧要。


 


所以当他得知大天狗带着天邪鬼青和天邪鬼黄去刷探索的时候,十分感动。


 


“什么他背着小生和这么美的两个妖偷腥?!”


 


26


“最近你是不是躲着小生?”难得抓到大天狗,妖狐努力踮起爪子,竖起耳朵,假装自己能比大天狗高。


 


“吾的字典里没有躲这个字。”


 


 


不行得闭个眼再继续对话。


 


不对,他之前都没嫌弃小生长得不好看,这么一说当初花烛夜就这么昏过去也不地道…


 


大天狗看着突然闭眼点头,一副为大义献身表情的妖狐,出声询问。“如果无事吾就继续去寻找吾的大义…”


 


“今晚,洞房花烛夜ver2.0”


 


“找到了。”


 


27


洞房花烛夜,一夜爽十年。


 


大天狗友善的拒绝了妖狐提出的蒙眼,后入,戴面具做等提议,并和善的表示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尝试用翅膀进行倒立。


 


妖狐甩了甩手里的车钥匙,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哎你知道吗小生一直以为你是蓝皮肤的。”


“之前面具那个造型多好啊特别是那个顺滑的毛发,摘下来以后发型太丑了。”


“等等等等小生怕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出来吧,吾之大义!”


 


妖狐先生可能拿的是灵车钥匙。


 


28


“嘭咚”


“咣当”


“啪!”


 


妖怪真激烈,睡隔壁的晴明想。


 


屋内,大天狗有点纠结的看着又昏过去的妖狐。


惨,撞门上了。


 


今天的大天狗先生也没找到大义。


 


29


这次妖狐晕的时间有点长,到早上才醒来。


一醒来看见身边睡着个长黑翅膀的铂金发裸男。


 


关键突出一个裸,谢谢。


 


昨晚太激烈了。


 


妖狐抖抖耳朵,顺手抓起放在一旁的纸扇,拍了拍大天狗的脸。


“昨晚小生是怎么昏过去的?”


 


大天狗眉头一皱,眼一睁。


“吾让你昏过去的,吾会负责的。”


 


大天狗大人真是深不可测。


 


妖狐一笑,露出犬牙。


“好看的妖就是会说漂亮话。”


 


大天狗这才完全清醒,思考了一下之前的对话,重新思索了下昨晚干了什么,懂了。


 


30


晴明看了眼重新恢复活力,上蹿下跳去调戏漂亮小姐姐的妖狐,忍不住松了口气。


终于恢复正常了呢,这家伙。


 


恩,漂亮小姐姐?!


 


“大天狗啊,你是怎么让他恢复正常的?”


 


“自然是用吾之大义。”


 


“大♂义?”


 


“难得你能跟上吾的思路。”


 


“呵呵过奖。”


 


晴明决定以后睡觉都开盾。


 


31


“他这么撩小姐姐们你不难受吗?”


 


“呵,世间还没有能影响到吾的!”


 


哦这样啊,那能不能停止羽刃暴风了,我好疼。


 


32


“况且吾已经知道怎么控制他的心神了。”


 


“恩?”


 


“撞。”


 


晴明:婚内家暴禁止。


 


33


为了避免婚内家暴首先先要阻止婚外恋情。


 


晴明盯着妖狐的尾巴看了许久,感觉这尾巴动也不动的下垂着很久了。


他也在紧张?


 


妖狐当然在紧张。


被撞了以后仔细回想这几个月来干的荒唐事让他忍不住想让晴明再抽一只妖狐出来然后把他喂了洗洗点。


最难受的并非对着海坊主大蛇表白,而是自己居然嫌弃大天狗太丑,新婚之夜还他妈直接昏了过去。


 


这哪里是撞飞审美,脑子都撞飞了啊。


 


早上没清醒的时候还能调调情,清醒以后只想学廉鼬家的二太郎钻衣服里不见人。


撩撩漂亮小姐姐,顺便等着大天狗来一发天降大义,可惜他好好坐那儿品茶扇翅膀,特悠闲。


 


胡思乱想的时候被人搂着腰往一边带。


“拯救世界的时候到了。”


 


翻译一下就是去斗技了。


 


34


妖狐拿着扇子,看着护在身前的大天狗。


“小生可不记得出门前你把御魂换成了薙魂啊…”


大天狗淡然地看着自身只剩下一点血皮的血条。


“吾默许的被动技能。”


随即化成纸片落在地上。


 


“…自己脆皮还耍什么帅!”


 


最后还是赢了,妖狐直接打死了对面六星输出和辅助,惊得晴明差点细软跑。


 


35


大天狗性格固执而冷傲,一旦认定就是绝对的忠心。


认死理,坚持自己内心的大义的大妖怪。


 


既然都结婚了小生还在乱想什么。


 


36


妖狐风雅健谈,表里不一。


 


意外发现是个特立独行的妖。


虽然后来发现是个误会。


有趣。


 


37


“让你这么莽撞吧。本来今晚就该是洞房花烛夜ver3.0了。”


 


“一点小伤,并不妨碍吾行大义。”


 


“好啊,听伤患的。”


 


38


晴明:太好了,我终于能把一寮的巫蛊师青蛙瓷器天邪鬼家族都喂了。


喂啥呢,明天又能抽中一窝了。


————————————————————————


梗是 @微光 池妹的...虽然感觉可能不尽如人意...




以上,希望食用愉快w

『狗崽』小生才是阿爸最喜欢的崽!

煎蛋小甜饼: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小生全寮第一好看的日子啊!


心情愉悦的妖狐甩着大尾巴,迈着小短腿,手里拿着从樱桃姐妹处撒娇得来的几束花枝,溜达着准备去向自家阿爸献宝。


妖狐来到寮里已经一个月了,凭借一张妖见妖爱的小脸蛋和柔软好揉的大尾巴,再加上一张抹了蜜似的嘴巴,荣登阿爸的心头宝的座位,气的隔壁寮的红头发大叔半个月没来蹭吃蹭喝。


个子还没到晴明的腰部,却撩妹撩得风生水起的妖狐,在这个阴盛阳衰的寮里过得不要太自在,每天都能看美丽的小姐姐的日子真是幸福啊!


刚涌上来的满腔幸福感被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声唰的戳破了,耳朵一抖,妖狐迅速躲到最近的一棵大树后面,尾巴上的毛根根炸开,从背后看过去活像一只毛发过剩的大白刺猬。


小生的乖乖……不会是黑晴明打过来了吧,今天寮里除了六星帚神完全没有别的战斗力啊!小生只是半个幼崽,连觉醒姑姑都舍不得让小生下场,这若是对上黑晴明……平安京就要失去未来第一美男子了啊这可怎么是好!


小生现在回去收拾包袱跑路还来得及吗?


胡思乱想的妖狐紧接着又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声。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四处张望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好像是……召唤室?


不会是非洲晴明不会又偷摸躲起来召唤了吧?!每次兴冲冲抱着十一张蓝符冲进召唤室之前,晴明阿爸都要放下豪言壮语(立flag ),'这次一定能抽到ssr!'。最后拖着一串R灰头土脸的出门迎接式神们混合着关爱和怜悯以及那么一丢丢嘲笑的眼神,导致拿到大阴阳师成就的晴明从此只敢独自一人摸进召唤室画符,十分的凄清冷漠惆怅。


妖狐踮起脚尖,前后左右扫视一番,双爪提到胸前,颠颠的借着一路树木的遮掩来到召唤室门口,透过虚掩的门缝努力的往里看。


晴明阿爸背对着门跪坐着,身边摆了一溜的奶娃娃,手里抓着什么,还在嘿嘿傻乐。


妖狐差点把自己看成斗鸡眼也只能看到晴明身侧露出来的一点点黑色,低头揉揉眼睛,耳朵还依然坚守岗位,牢牢的贴在门板上。


然后晴明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妖狐全身的毛都炸了。 “嘿嘿嘿,这下我们寮可有个大宝贝了!”


!什么??哪里来的臭小鬼跟小生抢阿爸和小姐姐们的宠爱!小生才是阿爸的大宝贝! 气到炸毛!没有人比小生现在更气了!


妖狐觉得如果里面那只臭小鬼现在在他面前,自己一定能咬掉他的尾巴!


里面传来衣服摩擦的动静,晴明阿爸要出来了!


妖狐噌的往后窜出三米远,拿出小学生般乖巧的站姿,大尾巴在身后欢快的扫来扫去,门刚被推开,他就预备着扑过去抱抱蹭蹭了。


“阿爸~!” 迈出两步发现自己惯常扑进的怀里已经被一个小崽子霸占了,只得委委屈屈的换了个方向,抱住了晴明阿爸的大腿。


嘴上甜甜的跟阿爸撒着娇,小眼神一点也不甜的瞪了阿爸怀里的小娃娃。


大天狗话还说不利索,心思也很懵懂,只感觉底下这只狐狸小哥哥好看的紧,看过来的眼镜像是浸在水里的果肉剔透的黄桃,又大又水嫩,完全想不出用水嫩形容眼镜有哪里不对,若不是被晴明阿爸抱着,都像上去舔一口了。


“阿爸你看,这是小生摘的花,好看吧?”妖狐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连忙把刚刚匆忙插在腰带上的花拔出来,伸长了胳膊举给晴明看,还想顺便挡住某只假冒伪劣大宝贝的脸,然而使劲踮起脚尖也没能成功。


晴明一脸欣慰的腾出一只手接过花束,毫不吝啬的夸奖道:“我们崽崽真是心灵手巧,好棒棒哦!”


妖狐乐得尾巴直抖。


推开被晴明顺势举到自己面前的花束,大天狗的目光一下黏在妖狐的尾巴上,不住的蹬脚想下去。


晴明一只胳膊抱不住他,连忙把他放到地上,虚虚的扶着不让他摔着。


这下妖狐有点呆了,这只可恶的金毛小崽还不到自己的大腿,太小只了吧!


大天狗落了地,脚步蹒跚的就要绕到妖狐身后,险些一头崽到地上,晴明连忙扶住这个小祖宗,把他互送到目标方位。


大天狗差点摔的那一跤也吓了妖狐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尾巴传来奇怪的触感,然后沉甸甸的抬不起来了。脖子都快拧断了想看看发生了什么的妖狐发现,小小只的金毛崽爬到了他尾巴上!一整只,完完整整的,平摊在他的尾巴上!


“号苏福(好舒服)~” 大天狗整张脸埋在妖狐刚晒过太阳的蓬松柔软的尾巴毛里,含糊的开口说话,吃了一嘴毛。


妖狐生无可恋的看向晴明阿爸,想让他把这个霸道的小家伙弄下来,却见晴明阿爸像是解决了什么大难题似的,手一松把大天狗完整的留在妖狐的尾巴上,笑出了八颗大白牙:“崽啊,好好和大天狗玩呀。”


然后就扬长而去了。


妖狐:“……” 阿爸你骗狐,大天狗才不长这样的!


不不不,现在重点是这个假冒伪劣的大宝贝不但要威胁小生的地位,还想要霸占小生的尾巴!


妖狐很愤怒,见阿爸走远了,胆子也肥了,很有气势很生气的大声道:“你快从小生的尾巴上下去!”


“唔呀!(不要)”大天狗十分任性的说,刚吐出一嘴毛,一开口又吃了一嘴巴毛……嘴巴累,不想说话,反正不下去!为了表示自己坚定的信念,大天狗抱住尾巴根,把自己往上拽了拽,更紧的贴在尾巴上。


妖狐快气哭了,尾巴上瘫着这么一团娇弱的小祖宗,完全不敢甩尾巴,都快抽筋了!


嘤嘤嘤,你也不要揪小生的尾巴毛更不要流口水啊啊啊!!


————


站了一会儿妖狐有点累了,尾巴上的家伙没了动静,不会是睡着了吧……妖狐完全不打算委屈自己,慢悠悠的拖着个小累赘走到最近的树下,趴了下去,尾巴摊平在身后,这样大天狗就像是趴在他身上一样,比刚刚舒服多了。


就是心理上感觉尾巴上的几簇毛还是湿的……如果能把大天狗弄下去晒晒太阳就好了,不对,要先个澡再晒太阳!居然敢咬小生的尾巴毛,小生一定要发动全寮的小姐姐冷待你!


气着气着,妖狐也一不小心睡着了,梦里这只说是大天狗的幼崽围着他端茶倒水喂果子,他就躺在院子中最大的樱花树下的躺椅上把大天狗使唤来使唤去,不要太有大哥风范哦!




式神们回到寮里发现平日里总是早早坐在门口迎接他们的小妖狐没有出现,晴明和隔壁寮的源博雅出门不知道去哪了,着急的式神们在寮内展开了地毯式搜索,最后还是姑姑找到了他们。

“崽尾巴上趴着的那个……”


“好像是……”


“不会吧?”


“阿爸偷渡成功了??”


“不会是偷来的吧……”


“阿爸没那个胆子。”


“天哪真是大天狗啊!”


“这下阿爸该开心了吧,心心念念的大宝贝终于来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妖狐本来还沉浸在美妙的梦中,周围的声音完全当噪音屏蔽了,最后两句话却像长了脚似的溜进了耳朵里,一下就清醒了。


妖狐趴着睡得胳膊腿都麻了,扭头一睁眼,围在不远处的漂亮小姐姐们目光都灼热的集中在自己的尾巴上,立刻就委屈的眼泪汪汪了,小耳朵都抽抽了。


姑姑一看妖狐醒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那小脸委屈的皱起来,泪珠子开始酝酿,连忙走过去把大天狗拎起来放到地上,把妖狐搂到怀里,揉揉胳膊揉揉腿,十分心疼:“崽崽怎么了?”


泪珠子刷的就掉下来了,妖狐嚎啕大哭:“小生、才、才是阿爸的心肝宝贝儿,小姐姐、们不要喜欢他!”哭唧唧。


姑姑:“……”晴明又干了什么好事……


那边姑姑和小姐姐们围着妖狐你一个'小宝贝儿'我一个'小甜心'的哄着,这边被从又软又暖的尾巴上转移到硬邦邦的草地上,又被叽叽喳喳的声音包围着大天狗也慢慢醒了,从地上做起来,小翅膀上还沾了一片草屑,有些茫然的看向前面这一团热闹的妖,目光准确的落到窝在姑获鸟怀里还在抽抽噎噎的妖狐脸上。啊,黄桃!


睡饱的大天狗飞快的爬过去,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翅膀一扑腾准确的扑到妖狐脸上,舔到了一直惦记着的水汪汪的'黄桃',咦,怎么咸咸的?


妖狐愣了两秒,哭的更响亮了,直打嗝。


————


晴明回来就被以姑姑为守的娘子军围堵了,好一通教训,押着他去向妖狐保证了一百遍妖狐永远是寮里的第一大宝贝。


然后大天狗就被晴明带去了结界里,仓库里攒着达摩们肉眼可见的减少着。




这天妖狐正坐在水池边啃果子,怀里揣了两个饱满多汁的鲜果子等鲤鱼精姐姐回来吃。


明媚的阳光突然消失了,几缕小旋风吹过耳边,妖狐茫然的抬头,嘴角还挂着一点果汁。


面前这个金发黑翅的大妖怪看起来有点眼熟……


“你怎的还是这么小只?”


大妖怪开口了,妖狐低头看看自己,咋的了?不就是长得慢了点么,小生有人宠着,乐意慢慢长。


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大妖怪轻笑出声,伸出食指抹掉他嘴角的一点果汁,“大宝贝儿?”


妖狐:“……”卧槽小生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臭小鬼大天狗么?!阿爸给你吃了多少激素把你喂这么大的?


摆出一副适当的惊恐表情,妖狐看见这张极好看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眼睛上传来濡湿的触感。


“你是谁的心肝宝贝儿?”


大天狗大人,有话好好说,不要动舌头。


——————End——————


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大天狗的头发到底是什么颜色??我最喜欢的 一张图上是金色,所以我一直写的金色,但是到底是什么颜色啊😂

作战型59:

粗糙地涂了一下...抛砖引玉

我明天肯定要加班呜呜呜


#狗崽##大天狗X妖狐# 光

屌王阿肉-风羽天还逸真:

和基友交换的,我写狗崽,他写酒茨,写的很爽


受主动,囚药注意避雷。


老规矩: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1d6bb17ce117


微博:http://m.weibo.cn/1809602010/4035338156111342?sourceType=sms&from=106B095010&wm=2468_1001


====================



 


狗崽(大天狗X妖狐)


 


药与囚出没


 


 


空气里有股氤氲的茶香,潮湿温暖,还有一股,狐狸的骚气。


 


大天狗动了动身子,他觉得翅膀似乎被压了很久,有点儿酥麻,他坐起了身子,却听到了金属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很黑,但却也能模糊的看清楚轮廓。空荡荡的,他知道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感官逐渐摆脱了初醒的迟钝,他在黑暗中逐渐适应,惊觉自己居然一丝不挂的被锁了手脚,身下是柔软的毛茸茸的触觉,应该是动物皮毛制成的毯子。而脚踝是一副打磨得光滑却意外贴合他脚踝宽度的铁链,他稍微动了动脚,那链子紧紧拴住他的脚踝,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他想动手,伸展羽翼却发现自己的翅膀根部也被束缚了起来,除了小幅度的扇动并不能做出其他动作。他微微施了法术,却突然发现在这地方居然一点儿用都没有。


 


这是哪儿?为什么自己的法术一点作用都没有?


 


他挣扎了几下,发现那只是徒劳,相反身上的枷锁越来越紧,而颈部也突然被勒得向后,那个把自己抓来这个地方的人甚至给他的脖子也挂了铁链。


 


“咯吱——”


 


一道光亮突然从上方照了过来,突然闯入的光芒让大天狗条件反射的闭起了眼睛,眼球在眼睑微微转动,他皱了皱眉,伸出手挡着光,再一次睁开眼睛,有人站在那里——那人逆光站着,刺眼的光只能让大天狗看到一个轮廓,看不出是谁,但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门再一次关闭了,让原本有些适应了黑暗环境的大天狗又陷入了一片黑暗,眼前稍微有些冒金星。他将手随意放在了膝盖上,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那进入了房间的人是谁。


 


那人慢慢向他走近,大天狗在一片茶香中似乎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那气味甜得有些过了头,还带着一股狐狸的骚味。他似乎有些确定了来者的身份:“妖狐?”


 


“哎呀。”是扇子合起的声音,妖狐将那桧扇轻轻抵在唇上,“不愧是大天狗大人,小生这厢有礼了。”


 


“这是哪里的礼?”大天狗扬了扬手,铁链摩擦发出清脆的声音。妖狐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看见妖狐拖在地上的袖子,觉得有些眼熟,眯起眼睛仔细一看——那妖狐居然穿着他的袍子。


 


察觉到大天狗的眼神,妖狐觉得自己浑身一颤,他的尾巴被衣袍压得垂在身后,柔软的尾巴和脚底的软毛毯子蹭着他的脚踝和脚心,再加上那衣袍上满满的都是这位高级式神的气息让他越发的腿软,那令他痴迷的味道此刻正包裹着他。他拖着略长的袖子往前走着,终于贴近了那个此刻被他囚禁住的男人身边。


 


感受到狐妖带着潮湿的气息吐在自己的侧脸,大天狗一愣——这是,发情。


 


【上去点链接】


【上去点链接】


【上去点链接】


 


“你是我一个人的。”


 


大天狗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让他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几乎灭顶的快感钳制住他的呼吸,他感到大天狗在自己体内的释放,他终于,让他成为了自己的光......


 


==================


 


妖狐觉得浑身酸痛,他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空气中全身他的味道,还有大天狗大人的味道。他嘴角带笑,想要坐起身子,可身上的酸痛让他软在地上。触到的是柔软的皮毛,那是兔子的味道,他愣了一下,他现在正躺在那个密室的兔毛地毯上,这个他熟悉的地方。他动了动手脚,耳边传来了清脆的金属铁链的声音,他这才发现,他被铁链拴住了双脚,他挣扎着坐起,脖颈上的东西略微缩紧,他捂住了自己的脖颈——他脖颈上也拴着链子。


 


突然,有光透了进来,让他忍不住抬手去遮,他眯着眼睛从指缝看去,那人逆着光,却比那光更耀眼。


 


“你醒啦,我的小狐狸。”


 


来人收起展开的羽翼,关上门,慢慢的朝妖狐走去。


 


“你是我一个人的。”


 


那人轻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