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唯爱在中

#狗崽##大天狗X妖狐# 光

屌王阿肉-风羽天还逸真:

和基友交换的,我写狗崽,他写酒茨,写的很爽


受主动,囚药注意避雷。


老规矩: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1d6bb17ce117


微博:http://m.weibo.cn/1809602010/4035338156111342?sourceType=sms&from=106B095010&wm=2468_1001


====================



 


狗崽(大天狗X妖狐)


 


药与囚出没


 


 


空气里有股氤氲的茶香,潮湿温暖,还有一股,狐狸的骚气。


 


大天狗动了动身子,他觉得翅膀似乎被压了很久,有点儿酥麻,他坐起了身子,却听到了金属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很黑,但却也能模糊的看清楚轮廓。空荡荡的,他知道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感官逐渐摆脱了初醒的迟钝,他在黑暗中逐渐适应,惊觉自己居然一丝不挂的被锁了手脚,身下是柔软的毛茸茸的触觉,应该是动物皮毛制成的毯子。而脚踝是一副打磨得光滑却意外贴合他脚踝宽度的铁链,他稍微动了动脚,那链子紧紧拴住他的脚踝,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他想动手,伸展羽翼却发现自己的翅膀根部也被束缚了起来,除了小幅度的扇动并不能做出其他动作。他微微施了法术,却突然发现在这地方居然一点儿用都没有。


 


这是哪儿?为什么自己的法术一点作用都没有?


 


他挣扎了几下,发现那只是徒劳,相反身上的枷锁越来越紧,而颈部也突然被勒得向后,那个把自己抓来这个地方的人甚至给他的脖子也挂了铁链。


 


“咯吱——”


 


一道光亮突然从上方照了过来,突然闯入的光芒让大天狗条件反射的闭起了眼睛,眼球在眼睑微微转动,他皱了皱眉,伸出手挡着光,再一次睁开眼睛,有人站在那里——那人逆光站着,刺眼的光只能让大天狗看到一个轮廓,看不出是谁,但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门再一次关闭了,让原本有些适应了黑暗环境的大天狗又陷入了一片黑暗,眼前稍微有些冒金星。他将手随意放在了膝盖上,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那进入了房间的人是谁。


 


那人慢慢向他走近,大天狗在一片茶香中似乎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那气味甜得有些过了头,还带着一股狐狸的骚味。他似乎有些确定了来者的身份:“妖狐?”


 


“哎呀。”是扇子合起的声音,妖狐将那桧扇轻轻抵在唇上,“不愧是大天狗大人,小生这厢有礼了。”


 


“这是哪里的礼?”大天狗扬了扬手,铁链摩擦发出清脆的声音。妖狐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看见妖狐拖在地上的袖子,觉得有些眼熟,眯起眼睛仔细一看——那妖狐居然穿着他的袍子。


 


察觉到大天狗的眼神,妖狐觉得自己浑身一颤,他的尾巴被衣袍压得垂在身后,柔软的尾巴和脚底的软毛毯子蹭着他的脚踝和脚心,再加上那衣袍上满满的都是这位高级式神的气息让他越发的腿软,那令他痴迷的味道此刻正包裹着他。他拖着略长的袖子往前走着,终于贴近了那个此刻被他囚禁住的男人身边。


 


感受到狐妖带着潮湿的气息吐在自己的侧脸,大天狗一愣——这是,发情。


 


【上去点链接】


【上去点链接】


【上去点链接】


 


“你是我一个人的。”


 


大天狗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让他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几乎灭顶的快感钳制住他的呼吸,他感到大天狗在自己体内的释放,他终于,让他成为了自己的光......


 


==================


 


妖狐觉得浑身酸痛,他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空气中全身他的味道,还有大天狗大人的味道。他嘴角带笑,想要坐起身子,可身上的酸痛让他软在地上。触到的是柔软的皮毛,那是兔子的味道,他愣了一下,他现在正躺在那个密室的兔毛地毯上,这个他熟悉的地方。他动了动手脚,耳边传来了清脆的金属铁链的声音,他这才发现,他被铁链拴住了双脚,他挣扎着坐起,脖颈上的东西略微缩紧,他捂住了自己的脖颈——他脖颈上也拴着链子。


 


突然,有光透了进来,让他忍不住抬手去遮,他眯着眼睛从指缝看去,那人逆着光,却比那光更耀眼。


 


“你醒啦,我的小狐狸。”


 


来人收起展开的羽翼,关上门,慢慢的朝妖狐走去。


 


“你是我一个人的。”


 


那人轻声说着。

评论

热度(392)

  1. 雅安唯爱在中屌王阿肉-风羽天还逸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