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唯爱在中

【狗崽】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白前曳:

摸个鱼……成年嘴欠妖狐和刚刚成年行动派狗子。。回忆杀部分奶狗。
ooc,大纲体,慎。
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主要是脑子抽抽需要放松顺便试试新文风_(:з」∠)_


【1】


妖狐被肛了。


这事儿只有阿娘一个人知道。


妖狐惨兮兮趴在他屋里怒火中烧的捶地,中途顿了顿,揉揉腰,然后继续捶地。


不是妖狐不想骂,而是嗓子喊哑了骂不出来。


“我找个小姐姐给你治治吧……”阿娘有点看不下去了。


主要是心疼自己的地板。


“要……嘴严的!”妖狐破音又沙哑的声音含恨微弱得要求着。


阿娘点点头,找来了萤草。


萤草来得路上遇到了青行灯。


于是,全寮都知道了。


妖狐被肛了。


【2】


妖狐被谁肛了呢?


青行灯面瘫着脸当面就问了。屋外的式神们全部竖起了耳朵屏气静声等回答。


还在腰疼的妖狐躺着说:“关你屁事!”


青行灯摇晃了一下手。


妖狐说:“我他娘自己能对付!”


姑姑在一边心疼得擦眼泪:“我可怜的崽崽小混蛋哦。”


妖狐哼哼了两声,继续捶地。


正当时,门外传来孟婆和兔子飙车的欢笑。阿娘瞬间吓得脸都白了,来不及起身阻止,卧室门就被两个飙车党再一次撞破。


姑姑连忙说:“我修,我修,别怪孩子。”


然而话音还没落,一阵大风袭来掀了屋顶。


阿娘张张嘴,眼睛一黑,晕了。


寮里顿时兵荒马乱一阵抢救。


【3】


阿娘再醒来的时候,妖狐被一个鸟人抱在怀里。妖狐在生气,用捶地两倍的力道锤鸟人。


“草泥马滚滚滚!”


妖狐龇牙咧嘴破口大骂。


然后被鸟人捏着下巴亲了一口。


瞬间,一室安静。


一脸淡定,n脸蒙逼。


阿娘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第一个回过神,转头问青行灯:“这谁?”


“隔壁的大天狗。”青行灯眨眨眼回过神,“现在大概是,妖狐的姘头。”


“并不是!”妖狐一个激灵,连忙反驳。


大天狗也摇摇头:“不是姘头。”他认真的说:“吾是要明媒正娶的。”


“卧槽尼玛!”腰疼的妖狐顿时觉得病痛全消,跳出鸟人怀抱扯着他就跑。


人都快不见了话音还在荡:“我和他没关系!”


阿娘目瞪口呆,指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问道:“是不是咱债主家儿子?”


【4】


妖狐认识大天狗的时候,大天狗还是个奶狗。


特傻,特甜,特白。


“黑达摩很难吃,又苦又涩,小生帮你吃掉了,你要谢谢小生。”妖狐说。


奶狗点点头,认真又崇拜得说:“谢谢小哥哥。”


“和小姐姐亲近太多会长不高,以后还有漂亮小姐姐给你联系方式,你就把它给小生,你就会长高了。”妖狐还说。


“那小哥哥怎么办?”奶狗诚惶诚恐。


妖狐想了一下,说:“我够高了,不怕。”


奶狗点点头,听话又乖巧得说:“小哥哥最厉害了。”


【5】


现在的妖狐被大天狗摁在树上草得直喊:


“哥!亲哥!你最厉害了!慢点!!!”


【6】


大天狗小时候那会儿飞得不稳,歪歪斜斜经常摔。


妖狐看见了,坏笑,然后告诉他:“怪不得你矮,摔多了腿会变短。”


“真的吗?”奶狗眨眼看他,“吾一直未发现。”


“那是因为你以前没参照物。”妖狐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不信你继续摔,迟早摔成狸猫,跳起来还没小生膝盖高。”


奶狗有点害怕了,看了看漂亮的妖狐,又看了看衣服已经脏兮兮的自己,忧愁得问:“那吾该如何?”


妖狐嘴角一扬,道:“你给自己全身装弹簧,掉下来又被弹起来,就没事了。”


两天后,隔壁阿爸带着奶狗登门踹飞了阿娘的破寮门。


然后阿娘欠下了好大一笔钱。


【7】


妖狐把大天狗一路拽到小树林,转过头就吼:“你瞎说什么!”


大天狗不言不语,就这么静静看着他。


“好吧好吧,趁你傻白甜的时候坑你是小生不对。你不是报复回来了吗?有完没完了!”妖狐气愤着,不满着。


大天狗咽了口唾沫,轻声说:“你生气更好看了。”


妖狐又被摁在了树上。


“卧槽你敢!!!”


大天狗用行动表示,他真的敢。

评论

热度(370)

  1. 雅安唯爱在中白前曳 转载了此文字